韩国提供了一种既能保住头发、又能读完博士的方法,韩国恐成中国的

发布时间:2019-12-01  栏目:外语留学  评论:0 Comments

  教育部分析,若继续维持2018学年大学入学录取名额的48.3万人,2021学年的大学录取名额将比学生人数还多出5.6万人,预计出现大规模的招生不足。届时,韩国全国196家4年制大学和137所大专学院(2017年为基准)中,将有38所因招不到学生而停办。

在这份宣传资料中,博士课程为期三年,学费共计约为17万元左右。当AI财经社表示平时还有工作、读博期间能否长时间请假时,中介人员表示,“开学稍微送点礼物”,“和教授搞好关系”,请假的时候“教授还是很好说话的”。

生源在减少,加上学费涨幅空间有限,导致一些地方城市大学,甚至是首都圈大学陷入招生难、财政状况捉襟见肘的局面。韩国政府预测,未来3年将预计有38所大学因招生困难而关门。

庆尚北道一所私立大学招生处的负责人也坦承:“对于地方大学来说,生源及其带来的学费收入将直接关乎学校的存亡。因此,招生成果将直接反映到教授的业务水平考核中。”在地方学校被考生“冷落”的背景下,一所知名私立大学的相关人士无奈表示:“我们大学原本在当地是知名学府,如今却已沦落为只要交学费就能上的大学。”

  韩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截至2016年11月1日,全国共有5127万人。据《经济学人》近日报道,韩国2017年平均生育率只有1.05,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韩国提供了一种既能保住头发、又能读完博士的方法。

韩国教育部5月19日公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来韩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共计3636人,相比2013年的1906人几乎翻了一倍,而且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是持硕士文凭的中国大学教师。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随着韩国人口逐年递减、生源减少,韩国大学圈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导致一些竞争力弱的地方大学因招不到学生而面临困境。在此背景下,地方大学的教授们除了讲课和学术研究外,还多了一项任务:奔走于各大高中推销自己的大学,招揽生源。

  韩国教育部预计,截至目前,政府通过评估引导不能继续经营的大学停办,但由于今后学生减少太快,因招收不到学生而自行停办的大学将不断出现。

而并不是所有的博士留学生都有合格的个人素质,在当时的圆光大学在读生里,就有一名叫做孙赫的男子,后来因为在高铁上霸占其他乘客座位而成为“霸座哥”,被国家公共信息中心列入黑名单,限制乘坐所有火车席别。

与全州大学同属全罗北道地区的圆光大学,是中国博士留学生大户。截至2018年10月,共有150多名中国大学教师在该校攻读博士学位。

Edaily新闻网17日报道称,去年高考结束后,实际招收的学生数未达到计划名额70%的10所大学中,7所大学都位于地方城市。实际上,由于大多数韩国考生倾向于报考位于首尔或首都圈的大学,导致地方大学的“招生难”问题变得很严峻,以至于这些大学给教授们分派额外的任务:到全国高中推广自己的大学,且任务完成度的好坏将直接反映到业务水平考核当中,并影响教授的续聘与否或职务晋升。

  原标题:学生人数太少 未来三年内韩国或有38所大学将关门

报道中称,韩国2017年的平均生育率为1.05,排名全球最低,而预计2021学年的学生实际入学人数,将比大学招生数少5.6万人,因此韩国大学将面临大规模的招生不足。

根据教育部统计数据,中国大学教授共有163万人,其中只有40万人左右是博士学历。也就是说,75%以上都只有硕士及以下学历。

据Edaily新闻网17日报道,韩国教育部统计显示,参加今年高考的韩国学生数为47.81万人,而全国大专院校计划招生总名额为49.72万人,首次出现“高考生源少于招生名额”的情况。教育部相关人士16日表示,去年教育部的预测是,2-3年后将有38所高校因“招不到学生”而倒闭停办。但按照目前形势判断,2年后倒闭的高校数量将达到70多所。

  报道称,为了因应学龄人口骤减,韩国教育部已透过2015年1周期大学结构改革评价,减少了5.6万个大学录取名额。还计划以今年实施的大学基本能力测验评价为标准,2019年起到2021年进一步减少录取名额2万人。但实际上2000年以后停办的大学有16家,被批评为“结构改革停步不前”。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韩国全州大学这一现象最为明显。全州大学2012年首开先河,与中国河北省教育厅签订合约。2013年,全州大学开设特别班,第一年招募了7名仅持硕士学位的中国大学老师,此后每年均维持在7-8名的规模。

专家称,虽然人口逐年递减,但着名大企业招聘时仍是“万里挑一”。相反,中小企业却出现“招人难”现象。与此同理,大学也将分为两大类:考生争相报考的大学和被考生冷落的大学,而且这种两极分化现象将日益突出。分析认为,一些地方大学目前热衷于招收外国留学生,就是为了应对“招生难”困境。

  实习编辑:朱子发 责任编辑:赵润琰

因此,面对数量庞大的有读博需求的中国留学生,韩国大学不得不选择扩招。有报道称,去年有150名中国留学生在韩国圆光大学攻读博士课程,该校校长也经常跑到中国参加活动、卖力宣传。

2019年1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表示,“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这“五唯”,是当前教育评价指挥棒方面存在的根本问题,是当前教育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位于江原道的一所私立大学的教授郑某,最近接到校方“等待调令”的处分,且今年第一学期学校也没有安排他任何课程,甚至解除他的系主任职务,原因是“招生成果不理想”。庆尚北道一所私立大学的教授吐槽称:“每年招生季,我们系10名教授都要前往各大高中、卖力推销我们的大学。其他院系的教授也几乎全部动员,拼尽全力招揽学生。”

  韩国教育部13日在国会教育委员会顾问团队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低生育率导致韩国学生数量骤减,让私立大学接连停办,预计教职员工和学生将蒙受损失,应采取因应对策。

(图为成均馆大学教授举行韩国传统的跪拜仪式,为参加毕业典礼做准备)

除了有强大财团支撑的少数私立大学,如背靠三星的成均馆大学、倚赖斗山集团的中央大学,对很多排名在中下游的私立大学来说,生源就是他们的经营支柱。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韩国教育部计划2019年成立“停办大学综和管理中心”,为停办大学法人提供清算、拖欠工资整理等后续援助。

据环球网2018年8月的报道,由于生育率低导致韩国学生数量减少,韩国政府预测,未来3年将预计有38所大学因招生困难而关门。

以全州大学为代表的韩国地方城市大学,正积极招收中国大学教师来韩攻读博士学位。2018年9月,韩国《国民日报》《文化日报》等多家韩媒相继报道。

  据美国“侨报网”8月14日报道,韩国政府预测,低生育率致韩国学生数量减少,3年后因招收不到新生将导致韩国38所大学关门。

韩国大学招生难

难道,我国高校不知道速成的博士,对提高师资队伍质量没有任何好处吗?高校当然知道。熊丙奇指出,部分高校在乎的本来就不是以此提高教师质量,而是打造建设教师队伍的政绩。

20万元买韩国博士学位

与此同时,为了帮助中国大学教师适应留学生活,韩国各大学还采取了各项辅助措施。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