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并与教师和家长们座谈,周小渔还同时给儿子在另外几个幼儿园都报了名

发布时间:2019-08-09  栏目:中小学  评论:0 Comments

  据专家介绍,目前私立幼儿园已经呈现出两头大,中间小的格局。一头是收费高昂的天价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几乎都是有钱人家的专属,喝的牛奶是特仑苏,吃的蔬菜是无公害,连老师也净是外国人。另一头是大量散落在城乡结合部的山寨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在解决进城打工人员子女入园问题上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也存在安全隐患。

  令人吃惊的是,即便极为有限的财政投入,不少也被用作锦上添花,更多地投向了“示范园”“优质园”。而能够享受这些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往往又是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比较优越的城市人群。一些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迫于运营成本压力,他们难以扩大规模,不能添置教育用具和设备,正规的幼儿教师大量流失,这使很多家长不信任民办幼儿园。

  最近,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又成了广州父母最头疼的事情。首先是入园的费用,“九成以上收费调高”的现实考验着家长的经济承受能力;其次是学位的紧缺,“通宵排队争取学位、12∶1的录取率”刺激着家长脆弱的神经。

  北京朝阳区培基双语幼儿园是一家高端民办园,该园一份不住宿的收费明细表显示:日托费5500元/月;餐费为400元/月;班车费600元/月……平均每月费用达到7000元左右,而这些收费还不包括各种兴趣特长课的费用。

  为什么稍微好点的私立园收费都不低?一位园长告诉记者,首先,私立园都是按照盈利的商业机构在运作,不仅要租场地,还要自己支付老师工资,而这些都是公立园不需要的。这些费用势必转嫁到家长身上。

  从今年4月起,周小渔3岁的儿子就奔走在他人生的第一轮面试中。而周小渔第一次面试是22岁大学毕业找工作那年。把孩子折腾了一溜够,周小渔才听知情者向她透露,那些一级一类幼儿园的面试,几乎全都是走过场,无非借面试的名义,筛掉那些没有“条子”的孩子,入园的名单其实早就内定了。

  在民办的北京朝阳区培基双语幼儿园,一位老师向记者列举了不住宿的收费明细表:日托费5500元/月;餐费为400元/月;班车费600元/月……平均每月费用达到7000元左右,而这些收费还不包括各种兴趣特长课的费用。

  每每说起“入园难”,一些官员、专家总是先强调生育高峰到来、外来人口涌入等客观原因。在我们看来,这都是推卸责任的托辞。

  北师大学前教育教授张燕认为,大量“天价幼儿园”存在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在公办园方面投入不足。“据我所知,天价园都很赚钱,赚钱后更容易打造品牌,价格也就越来越贵。”

  公办幼儿园成为稀缺资源之后,入园名额也随之向权力部门集中;而越来越多的企事业单位自办的幼儿园,出于经营方面的考虑,要么关掉幼儿园,要么纷纷改成民办园,本来就稀缺的公办园,马上成为极品。

  为什么稍微好点的私立园收费都不低?一位园长告诉记者,首先,私立园都是按照盈利的商业机构在运作,不仅要租场地,还要打广告,做形象宣传,而这些都是公立园不需要的。这些费用势必转嫁到家长身上。

  反思

  节节攀高的学费考验着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真正的难题是,具备较好师资的部分幼儿园学位紧张,有时真的是“有钱也没得读”。

  张晓东的“育苗艺术幼儿园”就是一所黑园,位于朝阳区东坝乡西北门村的民房内,有350平方米大,70名左右的孩子,多是农民工子弟。

  问题二:民办园两极分化

  在另一家私立园,不仅孩子参加了面试,周小渔本人也被要求完成一份有十几页的调查问卷。一位比较熟悉这家幼儿园的朋友告诉周小渔,这家幼儿园筛选孩子的方法,就是通过测试家长来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孩子落选肯定是周小渔没通过面试,她的问卷答得不好。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大城市普遍存在学前教育需求与供给严重失衡的问题。由于供需失衡,各地公办幼儿园很“吃香”,但受招生数量限制,很多时候家长需托门路、找关系、拼背景。南京市一家知名公办幼儿园,只招80名孩子,却收到800多张“打招呼”的条子。

  一站地之外的H园,办在一栋写字楼里,孩子的活动场地是楼顶的一个大平台,但因为打着全天外教的招牌,月收费4400元,这还是目前报名的价格,如果9月再报名就要涨到5000元。我对教室环境和教师素质比较满意,可价格也实在令人心惊肉跳。在纠结一个星期之后,我再打电话过去,被告知“名额已满”。

  “投入不足”催生天价园

  问题一:公办园成稀缺资源

  可以得出的判断是,幼儿园能容纳的孩子远远低于适龄的孩子。如果指责那年扎堆出生的孩子父母,我们可以看看2006年的孩子数量,12万左右,也远远超过了幼儿园能容纳的范围。

  投入少 学前教育仅0.39亿

  如今已在深圳工作生活的燕玲,不久前还深陷“广州幼儿园高收费”的泥沼。她孩子今年读幼儿园中班,出于“赞助费可以一次性交齐并少交点”的考虑,燕玲一开始为孩子选择了广州市白云区汇侨的一家私立幼儿园。然而,接二连三的收费名目让做小生意的燕玲一家几乎招架不住。

  如今,园内有孩子400多名。据知情者称,进入“一幼”的许多都是“条子生”,多是政府官员的孩子。每年,教委把条子一打包,直接交到幼儿园。4个班,100多个名额,就被占得差不多。

  与此同时,幼儿园教师的待遇也影响着幼教的稳定,除了少数有财政拨款的幼儿园教师工资待遇比较稳定外,不少幼儿园的教师待遇非常低,而且还会出现工资发不足的情况。在一些农村的民办幼儿园,有的幼儿教师的工资每月只有300元,幼儿教师在很多地方成为没人愿意干的活。

  更让周小渔糟心的是,那家原以为可以保底的、高收费的私立园也因为名声在外,早就满员,今年只对外招十几个孩子。很多家长在孩子刚出生就去报名了,也就是说,至少两三年前就在幼儿园挂号了。周小渔排在了后面,至今没有接到入园通知。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冯晓霞认为,“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公办园和社会力量办园比例不当,教育投入比例过低,这反映出有关部门对学前教育的定位存在问题。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微博)。”“错,是幼儿园。”这就是北京所有的父母要面对的现实。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幼儿教师待遇低下,又影响到了幼儿师范类的招生,近几年,幼儿师范招生的录取分数已经到了200多分,幼儿教师的“源头”也出现危机。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现象

  但,这些新政要让学前教育走进春天,尚需时日。所以,如何保证这些好政策执行起来不走样、巨额的资金投放能解决刀刃上的问题,成了老百姓最关心的焦点。这就要求教育部门必须进行更加周密的政策设计并不断在实践中创新。

  知情者透露,北京首批示范园之一的“北京一幼”,每年100余个名额几乎都被官员子女占用

  “有些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到了寒假、暑假,还有机会接受培训,我们就没有。”一所幼儿园的朱老师告诉记者,她在幼儿园干了三四年,觉得自己没机会学新的知识,水平很难提升。朱老师表示,在幼儿园,老师从上班开始,就跟上了弦的钟表一样,一刻不得闲,因为孩子随时都得盯着,稍微走点儿神,就不知道哪个孩子会出什么问题。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有一些教具还得制作,而且幼儿园老师没有寒假、暑假,因为有一些孩子会留在幼儿园里,顶多只能轮休几天。

  但这份文件只对企事业单位剥离幼儿园做出了规定,并没有规定从企事业单位剥离出来的幼儿园该如何继续生存,在税收等方面应该享受怎样的优惠。

  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霍力岩认为,学前教育是终身教育的开端,是基础教育的基础,是国家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推动全国城乡学前教育普遍发展,公办民办并举,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入园难”问题已是当务之急。

  我还听说,有的公立园为了花钱,一下子买了很多架钢琴,有的给每个教室都装上投影仪、摄像头。

  幼教专家张燕表示,政府在加大投入的同时,必须使公办园具有补偿低收入群体的功能。只有保证了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入园难”才会得以解决。

  吴莎是石家庄一家医院的护士,孩子一岁的时候,看着家里有大一点孩子的同事,四处托人找关系联系幼儿园,非常不解,“不过是上幼儿园,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4月中旬一个周末的两天里,近500个孩子参加了该园的面试。

  教育专家建议,国家应当将学前教育纳入公共教育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形成以政府办园为主体、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办学格局。当务之急是各级政府把学前教育经费纳入地方财政预算,提高投入比例,增加公办幼儿园,以满足城乡居民子女的“入园”需求。

  一个幼教专家曾说过,北京的私立幼儿园,基本都打着双语或者艺术的旗号,就是为了高收费。说实话,我很反感双语教育,总担心孩子英语没学好,还影响了母语的学习。我想在小区附近找一所普通的正规私立园,还真没找到。我也不想让孩子一定要进“示范园”、“一级一类园”,可我家附近连个二级二类公立园都没有。

  示范园里的“条子生”

  ■声音

  但一份文件改变了这个局面,1995年国家教委等8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企业办幼儿园的若干意见》,要各企事业单位剥离旗下的幼儿园。

  公办园俏 民办园贵 黑户园乱

  的确,去年幼儿“入园难”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接连开会、发文件要求大力发展学前教育,北京也承诺5年内要给学前教育50亿。看上去投入力度大,可问题是这些钱花到哪里去了?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孙旭阳 孔璞 朱柳笛

  11月2日,温家宝总理来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并与教师和家长们座谈。他指出,要增加政府投入,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并与教师和家长们座谈。他指出,要增加政府投入,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

  落选后,周小渔便挨个询问了刚认识的一同面试的孩子家长。凡是像她一样没有条子的都没有接到通知,而那些告诉她找了人的,都在准备给幼儿园交捐资助学费了。

  为争取入园名额,家长早早在幼儿园门口排队,有的煎熬了几天几夜。

  几经周折,我终于给孩子在离家稍远一点的一个私立园报上了名,月缴费2500元。这还是托关系找人才报上的。

  在孩子入园问题上,卢哲锋承认自己有些松散。他家住方庄,周围邻居都提前两年为孩子报名,而他一直没上心。

  “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上幼儿园难的问题,不仅让家长倍感焦虑和苦恼,也引起了政府层面的高度关注。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幼儿园成了稀缺资源?当前我们身边的学前教育现状又是怎样?记者在省会石家庄进行了调查。

  以自己家为圆心,两公里为半径画个圆,周小渔早就对自己家附近有哪些“一级一类”幼儿园及示范园了如指掌。她最心仪的是离自己家只有半站地的一家示范园,除了离家近外,那家幼儿园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硬件软件都堪称一流,幼儿园古色古香的外观足以让这家幼儿园在胡同低矮的平房中鹤立鸡群,而这也满足了周小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虚荣心。

  公办民办并举破解入园难

  我所居住的区域,幼儿园价格普遍较高,其他社区可能会低一些。但据我了解,现在只要是稍微正规些的私立园,月收费基本都在2400元以上。甚至一些办在居民楼里的家庭式幼儿园,价位也都在2000元左右。

  艾米和卢哲锋不同,她更积极。她孩子于2008年出生,2009年,艾米就已在两家公办园为孩子登记。她说,当时只要在传达室师傅那儿就能登记。

  问题三:幼教素质亟待提升

  一位老幼教向记者透露,条子排队园长也要火眼金睛。

资料图片:入园难 图片来源:佛山日报 唐春成

  华同旭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幼儿园加办的许多兴趣班收费,会“建议物价部门加强监管”。而广州市《学前幼儿教育三年行动规划》提出,会增加一批教育行政部门办的公办幼儿园,并投资建设500所普惠型的幼儿园。然而,很多市民想知道,这个“建议”何时能生效,而这个“规划”,真的能“普惠”吗?

  这是一所以体育才艺为特色的民办园。

  孩子两岁生日刚过,莎莎家两口子马上紧张了,与附近的公办幼儿园联系报名,3月份入园,前一年12月份就到幼儿园报名的都算“晚来者”,有的幼儿园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二三百人。更有幼儿园园长直截了当地说,登记一下吧,幼儿园已经常年不对外招生了,现在手里的条子都解决不完。像她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有希望。

  值得欣慰是,7月21日新华社消息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在考察北京等地幼儿园时强调,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学前教育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记者
刘世昕)

  提前和老师混个脸熟,增加入园机会。大多数亲子班一个星期只上一次,约两小时,一节课收费几十到数百元不等。

  “我们是小区配套幼儿园,本小区报名的孩子比招生计划还多,外小区的一概不考虑。”

  “我们民办园和公办园根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李大军说,他们非但没有国家和地方的财政支持,每年还要向教委交付46万元的“公有资产占有费”,因为他们必须要向教委租用小区的教育用地和设施。

  ■背景

  今年该上幼儿园的孩子大多是2007年出生的所谓金猪宝宝。北京16万宝宝大军都要入园。面对今年的入园难,一开始有人归结于当年父母们的扎堆生孩子,可是随着几组数字的浮出水面,人们才意识到,上幼儿园难是因为幼儿园和适龄孩子之间的供求关系早已失衡。

  应当形成多元化办学格局

  这位园长很坦率地告诉我,每年招生,她都能接到100多张条子,都是关系户。她根本就没能力全部照顾到,“你既然是我的朋友介绍来的,就别难为我了。” 

  当年北新桥幼儿园安全事故刚发生后,因为事发地离北京一幼很近,人心惶惶。刘金玉说,后来有市教委领导来视察,说安全一定要加强,立刻给拨了40万,装上探头。

  温家宝还表示,解决师资不足问题应从四个方面努力:一是扩大幼师招生规模,大学和中等专业学校都要扩大幼儿专业、院系;二是大学毕业生或中专毕业生、高中毕业生可以经过转岗培训,经考试合格后,进入幼师队伍;三是提高幼师待遇;四是提高幼师的社会地位,使从事学前教育的老师得到社会的尊重。(记者
马利)

  这位专家说,这次改革使得新中国成立以来积累了大量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企事业幼儿园被迫停办、变卖。到2000年,全国的数据是,各部门办园比1995年减少了32.6%%,集体办园比1995年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也就是在那一时间,很多地方政府在改造过程中未能把幼儿园的发展纳入当地规划中,为一般工薪阶层服务的集体办园或被撤销,或自然消亡,而新建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大多数为收费较高的民办园,因此带来广大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入园困难问题。

  当前学前教育缺乏独立和明确的政府投入机制。在北京,对公办园的财政投入在各级各类教育总投入中的比例,从2000年的2.05%下降到2007年的1.92%,有的区县学前教育专项投入仅80万元。2008年,北京十几亿元教育附加费中,学前教育仅有0.39亿元,仅占3.1%。有些省市这一比例更低,仅占整个教育经费的1.3%左右。

  然而,现实生活中,普通民众的感受和教育官员的说法并不一致。

  他在新能源领域工作,儿子已3岁。

  石家庄市桥东区第四幼儿园园长毛瑞花介绍,听说哪个学校有招聘会,他们也会积极参加,但是往往面试几十个同学之后,才能找到一两个合适的幼教老师。

  在北京,好的公立幼儿园的定义是门口挂有教育部门颁发的“一级一类”的牌子,早就有热心的家长把这些幼儿园的名单、地址、电话、网址等信息汇集成册放在网上。而更好的是“示范园”。经过一年的奔波,周小渔才搞明白,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甭想进入示范园,如果说公立园是稀缺资源的话,示范园则是稀缺资源里的极品,能进去的家庭非富即贵。

  “现在上个幼儿园简直就是在考验家长的能量和财力,年收费少则一两万元,多则三五万元,比上大学还贵。”天津市民王洪伟感慨地说。

  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

  在西方,学前教育常被视作补救弱势群体后代的一个重要环节。一些孩子出身不好,国家就通过资金和项目的倾斜,让这些孩子接受好的教育。那些权贵和富商,可以选择让孩子去上贵族学校,不会过多占用公共资源。

  问题四:幼师缺少提升空间

  每个月4500元的费用差不多是这个工薪家庭一多半的收入,周小渔咬紧牙才去报名,这天价收费的幼儿园都早就满员了。

  北京公办园五年内占八成

  田禾

  直到卢哲锋为儿子报名上幼儿园时,才明白媒体上那些专业名词:公办园“稀缺化”、优质资源“特权化”、收费“贵族化”,对他意味着什么。

  温家宝总理在视察北京幼儿园以及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都重点提到了幼儿教师师资问题。温家宝强调,在教师待遇上,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包括教师资格认定和跨省职称评定,民办幼儿园要保证老师在职期间的工资待遇和退休后的社会保障,吸引老师、稳住老师。幼儿园老师要具备学习能力、引导能力、创新能力,不仅自己会学习,还要教会孩子们学习;通过引导,进行适合儿童特点的养成教育、知识教育和品德教育;创新教学方法和内容,创造一种孩子们感兴趣的学习环境。

  后来事实教育了周小渔:第一,跟小学招生不一样,幼儿园根本不讲什么片内片外,“条子和钞票垄断一切”。和周小渔儿子一块上亲子班的一个孩子,他家就和幼儿园一墙之隔,照样进不了这家示范园。第二,亲子班能有孩子升入小班纯属亲子班招生时的噱头。

  “我没有给孩子择园,上的也是离家近的一个普通公办幼儿园,怎么还这么难?”刘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最后卢哲锋在自己小区里找到育强幼儿园。

  不管贵族幼儿园如何地异化了教育,也不管山寨幼儿园存在的各种问题,私立幼儿园这两极化的发展都以它们各自特色适应了社会发展的需求,但工薪阶层的入园难问题不是它们能解决的。

  私立幼儿园两极化让工薪层够不着

  前一段时间,北京昌平区工业幼儿园门前的“壮观”场景,让许多家长记忆犹新。为给孩子争取一个宝贵的入园名额,一百多名家长,搬来了帐篷、行军床、躺椅、板凳,在门口排成长龙日夜坚守,来得最早的煎熬了九天八夜,但很多人却依然未能如愿。

  本报讯(记者甘丽华)“县教育主管部门在制定学前教育规划时,切勿把钱都花在办一两所豪华幼儿园上,制造新的不公平,而是要考虑本地区的财力,考虑本区群众入园需要,以满足共性需求为前提。”在日前召开的湖北省学前教育工作会议上,主管教育的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提醒道。

  他不赞成随便说民办幼儿园收费高。

  公办幼儿园无望之后,吴莎只好带着孩子转战民办园。让她没想到的是,稍微好一点的民办园也都成了不愁嫁的皇帝女儿。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