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除了收费低廉这个共同点之外,对城市公办、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给予资金支持

发布时间:2019-08-11  栏目:中小学  评论:0 Comments

  对于这些同样生活在城市里却只能在“山寨幼儿园”中度过童年的孩子们,杨晓梅十分担心。她告诉记者,同一片蓝天下不同的境遇,不仅会造成农民工子弟今天的自卑,更容易导致其在未来发展中丧失竞争力的可能性。她说:“更重要的是,农民工子女今天的教育问题解决不好,直接关乎社会的未来。”

据了解,全面二孩政策自2016年实施后,为满足二孩学前教育的需求,广州各区一直多措并举,增加公办幼儿园学位供给。

应该说,“黑园”火爆的确反证出政府对幼教市场的监管缺位。比如对幼儿教育的定位不明确。由于作坊式幼儿园往往以“托管”的名义,或以“早教班”、“兴趣班”的称谓面世,让其性质归属成为游走于“办学机构”与“家政服务”之间的模糊地带,直接导致教育部门与工商部门的“两不管”现象;二是对学前教育的立法滞后。尽管学前教育同属《教育法》规定的四个独立学制阶段,但相对于已出台的《义务教育法》、《职业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等类别性教育法规而言,唯有学前教育尚无独立的专门的法律来规范。“无法可依”的幼教难免会陷于监管不力的尴尬。

2014年《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2016年年初步建成以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为主体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

此外,今年为逐步解决城市贫困家庭、进城务工人员、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园家长负担过重问题,还将安排1800万元,对城市公办幼儿园3万名家庭经济困难幼儿给予减免学费、生活补助;另安排7.44亿元保障农村地区学前双语幼儿园稳步发展,将全疆农村学前两年45万名在园幼儿全部纳入保障范围,给予公用经费、伙食、教材费、采暖、园舍维修等补助。

  “封掉这些‘山寨幼儿园’,大量的农民工子女无处安置,影响稳定,不封这些‘山寨幼儿园’,那就等于是在放纵‘黑幼儿园’的存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局官员在听了记者的讲述后表示,和农民工们一样,他也非常担心这些“山寨幼儿园”的孩子们,“如果一旦发生问题,在追究责任方面将出现非常大的麻烦。”

为应对2019年的“入园”高峰,天河区将18个小区配套幼儿园场地开办成现有等级幼儿园的分园区,并将于今年9月正式开学,此举为天河增加3960个公办学前教育学位,实现在园幼儿学位数增幅54.6%。18所新开办的公办幼儿园园区分布于天河区全区13条街道,基本保证了每一条街道都有优质学前教育学位。

在广州天河区某小区,这里集中了大量的早教机构和校外培训机构。记者发现,有的早教或培训机构也同时承担着幼儿托管的职能,特别是在寒暑假,正规幼儿园放假,一些工薪阶层的孩子无人看管,家长普遍送至这些承担临时幼儿园角色的地方。记者看到其中一个某幼儿英语培训机构,在一栋商用楼租用了若干房间,一边做幼儿英语培训,一边做托管。小孩午间的睡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甚至没有窗户,简易的床铺不用时可层层堆放在墙边。而午饭是从外面餐饮处送来,卫生和营养情况无从知晓。

70.3%受访幼儿家长最看重幼儿园安全管理

据了解,自去年起,新疆开始建立学前双语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障全疆农村各民族幼儿享受免费学前两年双语教育。目前,新疆幼儿园公用经费标准已提高至每年每名幼儿600元,伙食费提高至人均1000元,幼儿读本补助人均90元,并增加了人均120元取暖费。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爱丽研究员认为,目前,广大农民工处于一种半城市化状态。“他们在工作上、经济上融入了城市,但在政治地位、文化、心理等方面并没有融入城市。”父母的“半城市化”让农民工子女处于一种双重边缘状态。“在城市中,他们进不去或去不起那些正规的幼儿园,转而进入‘山寨幼儿园’,处于一种边缘状态;同时,他们也很难去适应农村生活,还是一种边缘的状态。”王爱丽说,国家多年来一直在关注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倡导教育均等化,“教育的均等化必须从学前教育这个起点上开始”。

由于今年学前教育报名人数增多,天河区就有9所小区配套公办园的业主子女数超过计划招生数,也需要先进行电脑派位。如荟雅苑幼儿园和怡园区计划招生总数为50人,其中业主子女数已达50人,无剩余学位面向社会电脑派位;又如珠江新城猎德幼儿园计划招生总数为113人,而业主子女数则有125人。报名火爆的情况还出现在天河区枫叶幼儿园俊华园区、龙口中路幼儿园芳景园区、华港幼儿园、东方熹园幼儿园、天河区侨怡幼儿园、天河职业高级中学附属第一幼儿园和天河职业高级中学附属第二幼儿园。这9所幼儿园在优先录取小区业主子女后,再无多余学位面向社会派位。

在广州番禺某小区,这类无证幼儿托管机构的宣传单张甚至到处派发或张贴在一些醒目位置,但是单张上从不留具体地址,只留了联系电话,只有存在相关需求的家长才会联系。曾经送孩子去过这类幼儿园的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不足三岁,正规幼儿园不接收,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自己又要上班,无奈只好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幼儿园托管。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引发了更多担忧。一些无证幼儿园纷纷开张,虽然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办学条件不佳,但依然有家长送孩子就读。不少地区采取措施整顿无证幼儿园,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其中,安排5000万元,对城市公办、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给予资金支持。

  这期间,也曾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盯住这个“小雨点”持续关注?因为,作为工人日报记者,关注农民工的命运是我们的本职,为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奔波呐喊更是我们应尽之义务。

公办园学费比民办园便宜

在一些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由于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其子女无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如果对“黑园”光只打击,但还是无济于事。如果这些孩子能够公平地进入公立学校或优惠价幼儿园,有充足的学位,那些黑幼儿园也就没有了市场。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名孩子即将进入或正在上幼儿园的家长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中,56.0%的受访幼儿家长称身边有无证幼儿园。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受访家长对幼儿园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70.3%)、食品卫生有保障(68.2%)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64.7%)。

继2013年普惠性幼儿园认定之后,2014年自治区重点民生工程划拨8.1亿元专项资金,加大力度扶持城乡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缓解“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海珠区今年就新增了三个公办幼儿园,分别是福安街幼儿园天誉园区、海珠幼儿园可逸家园园区和逸景幼儿园鸣翠园区。荔湾区10所教育部门办幼儿园面向社会共提供925个公办学位,与去年相比略有增加。

当前,很多城市存在各种形式的地下“黑”幼儿园,对此,你怎么看?

调查中,82.8%的受访幼儿家长表示自己的孩子正在或有望进入正规幼儿园就读,10.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能,6.8%的受访家长表示还不好说。

从2013年起,新疆开始认定普惠性幼儿园,其中乌鲁木齐2013年就认定了82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国家拿出870万元对这82所幼儿园进行补助。享受政府资金补贴后,幼儿园的新管理费每月不超过500元,孩子原来用塑料和帆布做的床换成了木质硬板床,粉刷教学班和修缮幼儿园铁栅栏也全部列入改造范围。

  6月3日上午,“小雨点”幼儿园似乎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已经到期并且延期续租一个月的房子可以再延期续租。

多区扩园扩班增学位

而在一些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由于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其子女无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起到一个帮助看管的保姆作用,收费便宜,也就三四百元。

送孩子进幼儿园,75.8%的受访家长关注幼儿园证件是否齐全,也有12.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关注。

18日,记者从自治区教育厅了解到,今年8.1亿元专项资金主要用于支持扩大农村学前教育资源,支持公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及孤残幼儿、农民工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解决“入园难”问题。

  王爱丽建议,有关部门能够在政策上予以倾斜,通过指导、扶持、帮助这些“山寨幼儿园”走向正规来解决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问题。“当然,除了政府部门的帮助之外,幼儿园自身也要努力向标准化靠拢”。

公办园学位紧张,不少家长担心摇不上号。但其实除了公办幼儿园,还有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但家长李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尽管家对面就有一所普惠性幼儿园,而距离她家最近的一所区属公办幼儿园就有两站公交车程的距离,但她还是选择报名参加区属公办幼儿园的电脑派位。“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李女士说,与民办幼儿园相比,公办幼儿园的管理和师资更有保障,另一方面,公办幼儿园比民办幼儿园每月的学费要便宜很多。

3、新华网:《几个全职妈妈租个三居室就能办幼儿园 “黑园”为何越办越火?》

按照国务院发布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国家实行幼儿园登记注册制度,未经登记注册,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办理幼儿园。未经登记注册,擅自招收幼儿的,由教育行政部门视情节轻重,给予限期整顿、停止招生、停止办园的行政处罚。

在解决基层幼儿双语教师匮乏问题上,今年自治区将为2537名学前双语临聘教师给予工资、社保等工资性补助,以稳定基层学前双语教师队伍。

  “别看我们不是正规园,但可不愁生源。”白家堡一家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周边的农民工都把孩子往这儿送,一个月300多块钱,上哪儿找这么低价格的幼儿园啊?”

小区配套公办园竞争激烈

破解“黑园”频现怪象,不能仅限于打击与取缔的“围堵”手段,更需从开源疏浚、扩大供给、规范引导等多层次管理的角度思考问题。包括加大政府对公立幼儿园建设的资金投入,为幼教管理制定出专门的法治规范,动员社会力量兴办更多有资质、符合标准要求的私立幼儿园,给“低档类”、“普惠性”的民办幼儿园以财政资助、业务指导和升级改造等。只有彻底改变幼教资源短缺的现状,让民众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政府的规范性管理才会真正“接地气”和有意义,“黑幼儿园”也才会从根本上失却招徕噱头和生存市场。

河北某县公立幼儿园教师李英(化名)告诉记者,大概从10年前开始,她所在的县陆续出现很多私立幼儿园,其中不少是资质不达标、证件不齐全的,而且多开在城乡接合部。但是近几年,这样的幼儿园少了很多。“现在办得好一点的私立幼儿园都被教育局纳入了监管,存在问题的纷纷被取缔,家长对于幼儿园的资质也越来越重视”。

  “3至6岁这段宝贵的幼儿期对人的一生有重要的影响。”黑龙江工程学院心理中心主任杨晓梅说,发展心理学研究表明,幼儿期是人的语言表达能力、记忆能力、思维能力训练的关键期,如果此时进行专业而又针对性的智力开发,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重要作用。同时,幼儿期也是人格养成的重要期,孩子从家庭的狭窄互动中走入幼儿园可以培养其与人沟通、协作等能力,帮助其从早期的自我中心走出来,学会理解和包容。

今年9月,“二孩时代”将迎来首批入园潮。近日,广州各区公办幼儿园的电脑派位工作陆续完结,但由于今年学前教育报名人数增多,不少小区配套幼儿园,业主子女数超过计划招生数,不仅没有剩余学位面向社会电脑派位,业主子女也需要先进行电脑派位。

据了解,这类幼儿园具有小、散、乱的特点。一般来说,规模非常小,从三五个孩子到三五十个孩子不等,老师也是一个或三五个;管理非常松散,孩子可以选择上半天或全天,随时来随时走,一日三餐可任选留吃或不吃;有的办学场地在居民楼内,有的是另租独立小别墅,两到三层楼,而且经常“搬家”或开几天就关,非常不稳定,老师要么是全职妈妈,要么是没有任何从教资质的社会人员,要么是退休教职工。

高可欣更支持对无证幼儿园进行有效监管。“现在孩子上幼儿园这么难、这么贵,如果一些无证园办学条件还可以,政府可以督促他们加以完善,达到规定的标准,补齐证件,比一关了之更有意义”。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