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北黄冈平淡地生活新浦京欢迎你95099:,我想找到中国的亲生父母

发布时间:2019-08-16  栏目:外语留学  评论:0 Comments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1

5月中旬,Calla的养母也会来中国,母女俩会一起回湖北,开展寻根之旅。

当懂事的时候,Calla就感觉到家庭成员间的不同,妈妈的头发虽然是黑色的,但眼睛是棕色的,皮肤也是棕色的,妹妹是棕色头发和棕色眼睛,唯独自己是黑头发、黑眼睛和黄皮肤。

Jill虔诚地相信,她在生命中能有两个中国女孩相伴全是上天的安排:在去广东将Sara接回美国之前,她们母女已在梦中相见过了。回来后不久,Jill便顺利取得了学位,并在波莫纳工艺大学找到了教职。为了能够给女儿们提供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她在南帕沙迪纳市购买了房子。

我们也想让孩子实现愿望并满足好奇,我们不会向你们收取任何费用。如果你们因遗弃孩子心感愧疚,暂时不愿意相认这个小孩,你们可以告诉你们最亲近的人,比如他的姐妹或兄弟,让他们直接联系我们;如果你们认为在你们的驻地承认这个孩子给你们带来麻烦或不便,你们可以提出你们认为方便的地方见面和确认。请你们放心,小孩不会因为你们遗弃他而对你们产生怨恨,他所处的生活环境和所接受的教育足以让他们明白事理。希望通过我们的善举,圆亲生父母与被遗弃孩子的血亲相认之梦。

  您的一个小小的转发

如果你有关于Calla的消息,可拨打楚天都市报新闻热线027—86777777,也可以联系站长18627009986。(本文图片由刘春先生提供)

“我希望,如果亲生父母看到我寻亲的信息,能主动站出来,接受我,毕竟我也是他们的女儿。”Calla说出了心里话。

伊琳娜·奥尔森(Eleina
Olson)9个月大时被养父母从安徽领养到了美国。两三年前伊琳娜随养父母到安徽安庆寻找她被遗弃的地方。根据当地警方的报告,伊琳娜与养父母一起找到了她被遗弃的那个台阶。

给被遗弃小孩父母的一封信

  或许可以让这个女孩圆梦!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2

帮她早日与亲生父母团聚

当她10岁左右时,伊琳娜曾想与其亲生父母接触,找到他们,与他们互动。可两年之后,当她与养父母到中国寻根,特别是找到了她被遗弃的台阶后,她原想要找到亲生父母的想法就逐渐消失了。伊琳娜说:“曾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时间很短,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不会再想他们了。”

孙宜然在美国家庭幸福生活

  尽管生长在美国,却长着中国面孔

寻亲视频刷屏朋友圈

“我是中国人?”那时候对中国的概念对于一个刚懂事的孩子来说,还很模糊,但听到“中国”两字时,Calla心里充满了好奇,“中国”两字从此深深烙印在Calla的心里。

Sara现在是一名洛杉矶加大音乐表演专业的优秀学生,主修小提琴。她很感恩母亲Jill对她与妹妹Rachel的培养与投入。她表示,自从她3岁那年去中国同母亲一起把妹妹带回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回过中国。在成长过程中,她也曾想到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可她几乎没有有关他们的信息,也无从追寻他们。

日前,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卡里·博古德女士和家人向我市媒体求助,希望帮她家领养的孙宜然找到中国的亲生父母,并介绍了孩子目前的生活情况。

  希望通过媒体帮她寻找亲生父母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3

Calla目前是美国洛杉矶一所高校大三的学生,专业是传媒与亚洲文化。
因为美国的初中和高中没有开设中文课,Calla还不会说中文,也不会写中文。

现在琳达的女儿们不仅要在学校学习文化知识,还要在私人教师的指导下学习中文。在家里,霍夫曼夫妇带着孩子们庆祝所有的中国节日,他们最喜欢的节日当然是中国的农历新年。霍夫曼的4个女儿能说出他们自己以及父母的属相,她们说,新年来临时,收取红包是最让她们兴奋的一件事。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4

  马海俊长大后

Calla和妹妹

“我听说黄冈人都很聪明,因为黄冈高中在全国都很有名。”谈起对黄冈的感受,Calla说的话很意外。原来她向身边的中国朋友打听黄冈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起黄冈中学和黄冈密卷,这也让Calla在介绍自己的身世时很是自豪了一把。

在女儿们年龄稍小时,她们会注意到自己与父母身体及肤色的不同。“我会引导她们,告诉她们说,她们的生身父母曾做出过很艰难的抉择。”琳达说,她要让孩子们知道,她们的生身父母离开她们是迫不得已的,而且她们在身份认同方面的问题并不会伤及他们现在的父母。

你们好!如果我们一家的到来使你们一家感到突然和意外,并由此给你们日常生活带来不便,我们谨向你们表示诚恳的道歉。多年前的某一天,你们将孩子遗弃在某个地方,我们想,那个时候你们一定是迫于无助和无奈,迫不得已而作出如此下策行为。自那以后,父母们一定会惦记被遗弃的孩子,一定想见到自己的孩子。

  二十多年的翘首期盼,穿越时空!

“这不是黄中荣吗?我带过的孩子,印象特别深刻。”欧阳秀东说。原来,欧阳秀东和妻子曾当过几年的寄养父母,黄中荣是他们养育的第一个孩子。

为了不让Calla因为自己是领养的孩子而感到失落,养母经常带着她一起阅读关于领养儿童的相关书籍,还让她了解中国文化。还带着Calla和其他从中国收养的孩子们一起上课,老师也经常向她们讲授中国的相关知识。

今年20岁的中国领养儿Sara
Nemiro是晨光基金会2018年加州各高校12名获得奖助学金的学生中,唯一一位没有中文名字的华裔学生。她6个月时,养母Jill
Nemiro将她从广东江门接到了美国,约3年后,Sara又随母亲返回中国领养了妹妹Rachel
Nemiro。Sara曾想过与亲生父母取得联系,可苦于没有任何线索。

聪明活泼的孙宜然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5▲1岁左右

Calla在黄冈的照片

“当我到达北京时,我惊讶于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我。他们和我有着相同的黑色头发和黑色眼眸,还有一样的微笑。”走在北京的街头,看到那么多一样肤色和头发的中国人,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袭上Calla的心头。

伊琳娜上小学二年级时,小学生的一个作业即是画出一幅家谱图。当时伊琳娜第一次发现她与母亲的身体特征更接近,而与其父亲家族的人,似乎没有什么相像的地方,她开始感到沮丧。

2019年02月05日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6▲马海俊22岁

Calla寻亲的消息在网上传播后,欧阳秀东注意到了这条信息。

“我希望他们知道,他们的女儿已经健康长大了,生活得很好,不需要为她担心,也不用感到愧疚,只需要享受快乐。”说起如何评价亲生父母当年遗弃她的举动,Calla说她选择原谅,因为在她的一生中,她一直在想他们,只希望见到他们,在亲情面前,有什么比亲人相见更重要的事呢?

伊琳娜在与养父母找到她被遗弃的台阶时,她的感觉有些复杂:既未感到高兴,也未觉得悲伤。

新浦京欢迎你95099 7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