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64.6%的中学生表示接受过性教育,面对性别教育中的敏感词汇时

发布时间:2019-08-17  栏目:中小学  评论:0 Comments

  “爸爸的什么和妈妈的什么结合,孕育出了小宝宝?”“女孩子的什么地方不能碰”……昨天,杨浦区部分小学老师在区教师进修学院集中培训性别教育课程。但即使都是从事心理辅导的老师,面对性别教育中的敏感词汇时,有些老师神情略显尴尬。从今年9月开学起,杨浦区的18个小学将试点推广性别教育课程。

分享到:

探索:社工介入互动式谈性

上完青春期性教育课后,同学们有哪些感受呢?一名男生说:“我们现在对于青春期情感与性有更加清醒的认识,会比较理性地处理一些问题。”另一名同学说:“涉及青春期情感与性的有些东西,原来自己有不理解的,经过老师讲解之后,就觉得能够看开了。以前对一些事情特别郁闷,心里总是纠结,经过老师这么一讲,大家再一讨论,都比较清楚了,心里也舒畅了许多。”开课本身创造了给同学们开口谈性的机会,打破了性的禁忌,同学们觉得通过交流,“更加了解自己和异性。对于处理一些同性或异性间的关系会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和更多元化的处理方式”。

马来西亚:4岁小孩也要学性知识

  瑞典:1942年,瑞典就在义务制学校中开展性教育,它是世界上第一个推行性教育的国家。其性教育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非常实用;二是从幼儿开始;三是性教育一步到位不兜圈子。

对于北京大尺度的“涉性”教材,武汉多所小学的校长认为,时机不成熟,不好把握尺度。目前我市要求义务段学校健康教育课每两周一节,但多以举办讲座或用校本课程的形式向学生传授相关知识。

性教育是不是一定要搬上课堂,其实这存在争议。

兰州二中和兰铁一中校领导们经过反复商议,决定应当主动占领性教育这个阵地,将青春期性教育课程引入校园,这在西北地区高中校园目前尚属少数。

美国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传授生育、两性差异、个人卫生、性道德等知识。初中阶段讲生育过程、性成熟、性约束等知识。进入高中时期讲婚姻、家庭、性魅力、同性恋、性病、卖淫现象、性变态等知识,并向学生发避孕套。凡综合性大学都有社会学系,凡有社会学系的都开设有关“性教育”的课。

  老师对“敏感话题”也敏感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心理教师甘菁在给高年级学生讲心理课时,会主动介绍身体重要器官的功能、男女生青春期发育特点、生命的起源等知识。而对于性行为,甘菁却从不敢轻易“捅破窗户纸”。“什么都说破了,可能更容易出问题”。

最新出台的《小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公开征求意见当中,羊城晚报调查发现——

教育结果令人欣喜

英国的青少年未婚先孕的比例提高后,在专家的建议下,英国政府通过的法律规定,必须对五岁的儿童开始进行强制性性教育。英国所有公立中小学根据“国家必修课程”的具体规定来进行性教育,按不同年龄层划分为四个阶段进行不同内容的教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谈到性教育,不少中小学教师都认为应该开展,而且越早开展越好。至于如何开展、讲到什么程度,他们都认为是让人头疼的问题。不少教师面露忧虑:“过早传授性知识和避孕知识,会不会鼓励孩子过早尝试性行为?”

“家长应该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进行性教育,毕竟学校老师面对的学生是多个,而家长是一对一式的。”教师赵爽表示,在性教育方面,家长承担的责任更大于学校,学校的教学范围和实施程度相较起来没有家长方便。

同学们在上课时表现出很大的热情,课堂气氛前所未有的活跃,互动性比较强,学生一方面觉得压力缓解和精神放松,另一方面又觉得大有裨益。正在上青春期教育课的兰州二中一名女生说:“我们上课都挺高兴,课程比较轻松,又能增长很多见识,以后在这方面不再是一个盲点。”

本文选自《在路上》的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记者昨日探访武汉部分中小学获悉,目前我市多数小学使用的教材为武汉市教科院2005年前编写的《卫生与保健》,从小学一年级至六年级共6册,内容各不相同。第五册和第六册中会涉及一些青春期生理卫生知识,但并未涉及性知识。

与来自家庭、学校的“守贞教育”不同的是,青宫作为社会教育服务机构,在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的具体实践中充当着第三方教育者的角色,可以避免家长与子女、教师与学生这样的天然“层级”关系,在平等的、同伴的话语场景中对青少年进行青春期解读。“我们会正视青少年的性好奇与性欲望,消除青少年因压制而产生的性反叛心理,引导青少年在两性关系中学会尊重与责任。”青宫青年中心主任王嘉表示。

谈到青春期性教育课程的实施情况,老师们也很欣喜。刘华秀介绍,在上过这门课的班级里,以前同学之间在谈论青春期、性知识等问题时,大家都会显得比较羞涩,很不自然。现在改变了,学生们都能够变得非常坦然并把它当做知识来学习。

图片 1美国:1/3学校进行禁欲教育

  昨天杨浦区“小学性别教育课程实践研究情报综述”活动主讲者,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丁利民给教师们上培训课。一名女老师说话带着自信:“可以让孩子在课前收集资料,让他们对男女生理上的不同有所了解。”“请详细说明生理上的不同。”丁校长又开始追问。这名老师羞涩地用手比划着男女生殖器官,但始终没有直接用语言表达。

记者了解到,在中小学性教育方面,我市前几年曾有探索。为让学生更好地接受性别教育、了解青春期,2005年6月,武汉首个“青春期性教育基地”在江汉区天门墩中学挂牌。但仅过1年左右,这个牌子就被悄悄取了下来。该校校长毕欣介绍,当初的设想很好,但在实施中很难把握“度”。

想跟老师谈“性”不容易!

开课之前,学校对开展青春期性教育也不无忧虑。兰州二中政教处主任高攀峰介绍,“性教育,很多人感觉就是洪水猛兽。大多数人对此避讳、恐惧,事实上,学生需要青春期的一个全面的教育。”兰州二中党总支书记刘学芳也曾有顾虑,“这个课题刚引进学校的时候,我们也有点担心,家长[微博]不接受怎么办?家长们会不会担心起到教唆作用?但开课后我们打消了顾虑。”高攀峰看来,“青少年性相关问题近年来凸显,社会上大多数人依然是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开展青春期性教育已经迫在眉睫。”

日本文部科学省出版的小学第一册《卫生》课教科书封面就有女性和男性的身体和性器官的图。小学里1年中有1-2个小时的特别讲座,内容是男女之间身体的区别、月经和怀孕的原理等等。初中1年当中也有1-2小时的特别讲座,在体育保健课里面也讲到,学校呼吁不要进行危险的性行为,还学到避孕和性病知识。

  老师百分百支持性别教育课

据介绍,当初该校也曾请教授、专家来给学生讲过课。但教师们“一旁听就心里紧张”,因为专家不仅讲青春期发育,还讲了不少性知识。毕欣说:“有些学生此后行为变得更开放,让学校为此操了不少心。”

前不久,《广东省中学生性健康教育研究报告》在性学会的第15次学术年会上发布,调查显示,有64.6%的中学生表示接受过性教育,35.4%的中学生表示从未接受过性教育,48.67%的中学生批评目前的性教育“太保守”。

“堵”与“疏”之间的选择

高中时是在体育保健课和家庭生活课里有性教育的课程,关于避孕、性病,还讨论伦理道德方面和流产。在初、高中,日本每所学校里都有专门由专家学者成立的“协助者协会”,负责向学生提供各种性咨询、性教育,并编写性教育指导手册。日本学生的性知识主要从学校那儿获得,尽管家长也会主动和孩子讲一些相关知识。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