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供应商印刷、配送不及,目前正在全国很多省市如火如荼地铺开

发布时间:2019-08-17  栏目:中小学  评论:0 Comments

  “课前到书,人手一册”,在我国的教育界和出版界,教科书在开学前发到每个孩子手中是一项重要任务,但是在安徽阜阳、宿州、蚌埠、滁州、淮南等5个地市的26个县,近一百万初中二年级和初中三年级的孩子,不仅被换掉了原来使用的英语教材版本,还有一部分孩子根本没有拿到英语书。(《京华时报》9月2日)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安徽滁州等5个地市的很多初中学生发现,自己领的新书里惟独没有英语课本。据安徽省教育厅红头文件显示,安徽省8月底决定改换上述5地市的初中三个年级的英语教材版本,因所涉教材量多达近百万册,教材供应商印刷、配送不及,导致出现上述结果。(9月2日《新京报》)

“课前到书,人手一册”底线遭遇严重挑战

近日,安徽蚌埠、阜阳、宿州、淮南、滁州5市发生开学前英语教材“被更换”一事。此事共涉及19个县100多万学生,引发媒体关注。媒体质疑教材“被更换”过程是否违规、教材采购是否存在利益链“潜规则”,对此,在安徽省委宣传部主持下,安徽省教育厅联合省财政厅、省新闻出版局、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新闻通气会,对媒体疑问作出一一澄清。

春季新学期开始,上海市的小学、初中学生都发现,自己不必再为领到的新课本交纳费用,但有些课本却要好好爱惜,因为它们还要传下去给低年级的弟弟妹妹接着使用。
据了解,这一免费教科书循环使用制度,目前正在全国很多省市如火如荼地铺开,“教材循环使用”这一呼吁了多年的话题,正在逐步变成现实。而原本成为瓶颈之一的费用问题也由各地政府出面解决,比如在上海,政府将出资3.2亿元“埋单”义务教育阶段的书本费。

  开学前一周,安徽百万学生仓促换教材,为什么呢?对此,有关知情人一语道破“天机”——原来是新的教材发行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回扣重新分配导致换教材。

在兵法中,“临阵换将”乃一大忌讳。对于教育来说,“临课换书”同样有悖常识。首先,教材需求量巨大,仓促调整之间,印刷配送很难跟上,部分师生将面临开学伊始无书可用的尴尬;更重要的是,不同教材往往在内容设置、进程安排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临时换书必然导致原先的教育教学秩序被打乱,给教师授课、学生学习乃至将来的考试组织都带来不便。因此,2005年2月教育部在《关于做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选用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为保证学校教学工作的连续性,各市(地)每科教材一经选定,在使用过程中途不得更换版本教材。

安徽5市更换教材别无选择

  5市更换初中英语教材事出有因

而记者调查后发现,教材循环使用这条“鲶鱼”,目前也“搅动”了整个教材相关行业的利益链条,业内人士担忧,如不能破解小小一本教材后的利益怪圈,教材循环恐怕难免尴尬。

  教材存在暴利,一直以来并不算什么秘密。虽然按国家相关规定,教材零售利润不得超过5%,但零售商利润远远超过这个点。前几年,教材出版业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年度排行榜。对此,有人形容:“要发财,印教材”,“印教材就印钞票”。

既有教育理念的内在要求,又有上级部门的红头禁令,但安徽省教育部门依然坚持更换教材,哪怕距离开学已经不到一周。

针对近日有媒体报道安徽蚌埠、阜阳、宿州、淮南、滁州5市发生开学前更换英语教材以及教材更换是否违规、教材采购是否存在利益链等质疑,今天在安徽省委宣传部主持下,安徽省教育厅联合省财政厅、省新闻出版局、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新闻通气会,作出一一澄清。

  2001年国家开始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小学教材选用方式由原来的省级统一确定转变为由市级教育行政部门组织选用。安徽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使用的基本是02年各市选用的教材,为保证教学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多年来从未作过大的调整。媒体所提到的安徽省突然更换的教材是指北京市仁爱研究所编写的初中英语版本。共涉及阜阳、宿州、淮南、滁州、蚌埠5市19县(市)1149所学校106万册教材,占全省初中英语教材总发行量的30%。

课本循环,出版业面临“经济危机”

  “关系也是生产力”,出版方若想获得暴利,就必须依附权力。所以,谁有权,出版方就将教材发行“返点”(回扣)给谁,已是流行多年的惯例和潜规则。当下的教材发行“回扣”“行情”是:出版单位一般会拿出20%利润中的5%~10%,作为有权力决定选用教科书的个人的回扣。一般一个省的教材配送的净利润在7000万~8000万元。据此计算,我们不难发现,教科书发行商每年支付的教材“回扣”堪称天文数字,而且吃过教材这块“唐僧肉”的妖怪也是不知其数。

“临课换书”的诡异,时间节点的蹊跷,不免让人对更换教材的内幕提出质疑。而知情人士的透露,恰恰验证了人们的猜测。

据介绍,自2001年开始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后,中小学教材选用方式由原来的省级统一确定转变为由市级教育行政部门组织选用。安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使用的基本是02年各市选用的教材,为保证教学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多年来从未作过大的调整。此次媒体关注的“更换教材”是指北京市仁爱研究所编写的初中英语版本。共涉及5市1149所学校106万册教材,占全省初中英语教材总发行量的30%。

  类似“更换教材”的情形实际上在2009年就差点发生。当年8月,在离开学仅剩十几天的时间里,仁爱研究所突然提出,他们具有教材总发行资质,因此,不再与安徽教材发行部门合作,坚持自办发行,自行配送。因安徽省教材采用的是“单一来源采购”的方式,已由省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标,如接受仁爱研究所直接配送,将扰乱教材招标程序和发行秩序,违背招标合同。为确保课前到书,安徽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多次开会研究,教育厅相关处室多次出面进行协调,但仁爱研究所仍坚持不供教材,直至09年8月28日临近开学前两天,安徽省教育厅提出将启动重新选用教材预案时,方才勉强同意供书。当时已造成教材推迟到校的事实,在采用教材地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上海,出版业内的空气已经有些紧张。

  安徽5个地市的26个县百万学生在开学前一周仓促换教材,堪称一本权力与垄断勾结的“活教材”,由此可见教材发行市场恶性竞争的汹涌涡漩,以及发行“返点”这个蛋糕的巨大诱惑与威力。

“教材发行都有‘返点’,临时换书就是因为出现了新的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

“此次更换实属无奈,我们别无选择。”安徽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介绍,早在2009年就“差点更换教材”。当时在离开学仅剩十几天时间里,仁爱研究所突然提出,不再与安徽教材发行部门合作,坚持自办发行,自行配送。因安徽省教材采用的是“单一来源采购”的方式,已由省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标,如接受仁爱研究所直接配送,将扰乱教材招标程序和发行秩序,违背招标合同。为确保“课前到书,人手一册”,安徽省政府领导及教育厅多次协调,但仁爱研究所直至临近开学前两天省教育厅提出将启动重新选用教材预案时,才勉强同意供书,造成了教材推迟到校的事实,在采用教材地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时至今年8月,为避免去年类似问题再度发生,受安徽省免费教科书采购工作领导小组委托,安徽省教育厅、省新闻出版局于8月12日联合向安徽省选用教材的各出版单位致函,要求他们向政府采购中标人及时供货,确保课前到书,并明确表示如在8月18日前不能提供,安徽省将不再使用相关教材。8月18日,安徽省选用的全国19家教材供货单位,除由北京市仁爱研究所供应的初中英语教材外,其他教材均按要求配合省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时做好了教材的供应和发行工作。23日有关媒体报道了安徽省110万初中学生开学后可能“无课本”后,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省长王三运作出批示,要求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及时妥善处理。24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副省长谢广祥主持召开了由省委宣传部、省财政厅、省教育厅、省新闻出版局等部门参加的专题会议。会议一致认为,教材是特殊商品,必须保证稳定的供货渠道,安徽省免费教科书实行单一来源采购合法合规,要求省免费教科书政府采购工作领导小组按有关规定依法妥善处理今秋教材发行问题,确保课前到书。随后,省免费教科书政府采购工作领导小组立即召开会议,决定启动紧急预案,作出了更换教材版本的决定。25日上午,安徽省教育厅召开阜阳、宿州、淮南、滁州和蚌埠5市教育局负责人会议,落实省免费教科书政府采购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决定,要求5市按照教材选用程序和方法,重新选择初中英语教材。

上海的大部分中小学教材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出版发行,该集团数位人士不约而同地感叹,随着近年来纸张印工不断上涨、教育部门对教材编写出版的放开,出版教材的利润已大大摊薄。“从去年到今年,集团一直在为教材的事情开各种各样的会,不停地讨论。”该集团出版业务部的钟燕辉说。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